maxwell的之前与之后

 
前言
 
本来就想在今天写一篇博文了——“当我拿到JLPT N4成绩单的时候稍稍来回顾一下自己这半年的努力及确认下一个半年的努力方向吧。”

 
 
上篇
 
今天早上刷微博的时候意外(其实也不意外了……)看见了可以领取成绩单的消息,正好下午没课,于是吃完饭就直接坐上了地铁,准备去拿这等了一个多月的……纸。
 
东南大学
 
意料之内地坐了快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公交,终于从偏远郊区到达了繁华的市中心。不得不说,老校区的面积和新校区果然是不能比的,但是那不规则的楼房结构和隐藏在爬墙虎下的楼宇名称还是让我摸不着头脑。(这里要好好感谢一下考雅思的童鞋们,一路无比清晰的“雅思考场→”标牌一路指向目的地)。确认身份,核对姓名,程序化的过场之后,顺利拿到成绩单。
 
怎么说呢,虽然N4只是一个渣渣的等级,但是在我刚开始决定要报考JLPT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难的!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果然是很有道理,至少现在看起来N2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刚开始接触霓虹语学习是在差不多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记不清了),某人(是谁自己清楚!)跟我说:
 
——“都在我的带领下开始变成死宅了,要不要试着学学日语?”
——“好啊”
 
好吧,我承认,我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这一年乃至大学后两年的努力方向……
 
首先得先声明,本人霓虹语完全自学,无老师及学长(其实是70%不想找+20%找不到+10%想看看自己的努力……吧)
 
从五十音图学起应该没什么异议了(以个人现在水平看来,我用了半个学期来学五十音图还是很有必要的),然后是单词,语法,最后是综合……学习教材方面,既不是公认的《标准日本语》,也不是大家推荐的《大家的日语》,而是一本名不见经传的我也不知道来头的破书(嗯……我坦白,其实是作为理工科学校的图书馆只能借到这种书了,笑~)。
 
其实在大二下学期学习日语的过程中一直是属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过程,真正开始投入进去学是从暑假结束开始听说有JLPT考试开始的。又是和某人商量:
 
——“哎,你说我去考日语能力考怎么样?”
——“好啊,去吧”
——“那你不一起来嘛~”
——“关我什么事儿,是你学的又不是我学的”
 
就这样,还揣着一副”与其现在与你吵,不如到时候拿到证书让你后悔莫及“的心态,毅然决然地(大雾)走上了考级的不归路。
 
大三上学期除周末外每天晚上六点到九点我都是在自习教室中度过的:刚开学时教室里的空无一人;期中考试时两面夹击的手忙脚乱;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与慢慢琢磨出来的兴奋……现在坐在电脑前回想起来,一切都是那么历历在目,又是感觉好像虚幻得不是自己一样。就像品茶一般,直接喝来只有苦涩的味道,当你真正去体会过、感受过之后,才能正真领会茶中那番独特的味道……
 
 
下篇
 
今天是领取12月能力考成绩单的日子,也是7月能力考注册的日子,就好像一个圈一样,当你想忙完这阵子歇一下的时候,下一个“这阵子”就会紧跟而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心里默念“N4就是个渣,向N2看齐”这句话一百遍。还是那句话“既然都已经选择了扬帆远航,就没有停下脚步的理由。”
 
这半年战N2是暂且定下来了,作为一名已经混了快三年的大学狗来说,决定以后出路的问题好像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呢,身边的学霸们早已经把考研自习室抢占一空,真不知道是为什么……(果然是一辈子当不成学霸了。)从小听从父母意见,走传说中的“正统路线”——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所以说,大三暑假包括大四上半年的目标已经定下来了,考研无误。我自己算是一个保守的人,或者说是没什么追求的人也行吧,就像当时选高中一样,比分数线高50分进的本校高中也是没有什么怨言的,这样看来,考本学校本院本专业研究生好像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今天恰好看见一篇关于工作与兴趣的文章,那就也来谈谈有关工作与兴趣的关系吧。把兴趣当为工作这种事儿人人都想,但是不可能人人都能实现(实现的话就共产主义了,毛某都可以从坟堆里爬出来的)。所以,我认为,将兴趣作为工作的人一定是有相当的勇气才可以的。
 
说到工作,虽说我还没有工作,但是就个人看来,想要将工作做好,必须要热爱这行才行,一般大家想把兴趣作为工作的话都是基于这个原因的吧,但是如果体会过就会知道,就像美人不会到处都合你的心意一样,就算是自己喜欢的行业也有讨厌的部分,以我自己举例,原来很喜欢天文(嗯,大爱化物语ED肯定是有这方面的原因,特别是那句“あれがデネブ、アルダイル、ベガ 君は指差す夏の大三角”事实证明碟买来后侧边还是这句歌词!果然是……应该入两张的,额,好像扯得有点远),等到真正去了解了之后就会发现很多一开始都没有发现的问题:要熬夜,要起一大早,要看见流星划过的时候不能低头许愿而是仔细记录……一见钟情都是表面,日久生情才是真正的了解与包容。
 
だから、我更愿意把自己专长的方面作为以后工作的选择,在自己擅长的行业里获得成就时的大愉快可能比小愉快更让人开心。话又说回来了,这可能也只是一种妥协而已,就像某人说的一样,“在那个夜晚,你会突然发现有很多事情是你无法左右的,即使你已经非常非常努力了”,当自己的理想与现实相冲突时,我会选择奋斗向前,直到海浪将我拍回岸边,我会问我自己“你努力了吗?你还能更努力吗?”如果第二个回答是“不”的话,那就乖乖站起来向着风平浪静的方向看着吧,毕竟,不是人人都像雨燕一样,也不是人人都要像雨燕那样……